特斯拉推“16万国产车”大杀器?蔚来股价应声暴涨突破900亿美元

紧跟着特斯拉,蔚来小鹏们还能吃上很长一段时间红利。

文丨林桔

来源丨投中网

特斯拉最近好不热闹。

特斯拉国产SUV轿跑Model Y元旦才宣布降价,还有传闻国产特斯拉将推出一款16万起的Model 3,它的CEO马斯克还在前两天“被当上”全球首富。11天连涨后,昨夜今晨特斯拉市值突破8300亿美元,超越Facebook成了美国第五大上市公司。

前媒体人刘韧感慨,世界(将)进入马斯克特斯拉时代。“给汽车写软件,肯定比写手机App有前途。”

蔚来夹在喧闹声中,将在周六发布第一款轿车。

好多人说特斯拉一降价,蔚来小鹏理想等国产新能源汽车就紧张。

特别是,特斯拉刚降价的这款SUV——一口气降价近16万元——售价33.9万起,价格直击蔚来9月刚推出的35万起售的EC6。或许因为价格低于另外两款SUV,EC6在2020Q4销量已经占了蔚来总体销量近四成。轿车更不用说了,蔚来这款从2019年开始预告会推出的低价轿车,在发布前夜居然有来自特斯拉最直接的“打击”:它可能要推出16万起的Model 3了。

其实这话还真站不住脚,股市就第一个不同意。

元旦特斯拉宣布降价,假期一过,蔚来小鹏理想的股价又涨了,是的,又涨了。昨夜今晨,蔚来继续涨了8%,市值超过900亿美元,仅次于比亚迪位居中国车企市值第二。

二是蔚来应对迅速,人们这边还在讲特斯拉降价,车主该买其股票对冲的笑话,那边蔚来就宣布本周六NIO DAY上推第一款轿车了。

看明白没?特斯拉越降价,提供的红利空间也越大,越有利于蔚来小鹏们。

这里头红利有几层,最显而易见的是品牌传播。

发布会时间是确定的,特斯拉降价是不确定的。但热点来了,随着释放己方的声音,比很多媒体反应还快。不信你看看微信搜索指数里蔚来的数据,根本就和特斯拉步调一致。

不管蔚来选择在这个时间公布第一款轿车,主观上如何考量,客观上毫无疑问是给了市场一种“二选一”的暗示:你特斯拉降价,我蔚来发新车,诸位想想买哪台吧。

这种“乘势”,去年小鹏也试过。2020年4月,特斯拉起诉跳槽到小鹏的前员工窃取商业机密,并要求小鹏公布所有自动驾驶源代码。小鹏认为要求“不合理诉述”,还说特斯拉这么做对一个年轻的竞争对手是“明显的霸凌行为”。

2天后,小鹏发布了第二款车P7。

当然这都是短期“搏斗招数”,长期“斗争策略”呢?

绑定,共赢。

特斯拉降价取决于很多维度的因素,但都是独立的。比如2019年特斯拉将美国市场中所有型号的电动车价格下调2000美元,是因为政策有税收抵免;比如上海超级工厂制造的国产Model3至少降价了5次,是因为成本降低,产能上来了。

这次降价的Model Y,是特斯拉2019年推出的轿跑SUV,在上海超级工厂生产的——意味着成本下降——这款车型今年元旦起交付。SUV是中国汽车消费市场比较热衷的一款车型,蔚来小鹏和理想等造车新势力都从SUV开始造车,再往轿车延伸。宣布降价一周后,特斯拉门店爆满,现在预订Model Y,最早交付时间已经在2021年一季度之后了。

Model Y 继续降价是个大概率事件。

国信证券测算过,Model Y在保证25%毛利率的情况下,还能继续降到26万元,而且国产的Model 3成本还能降20%。而Model Y与Model 3电气构架相似,75%的零部件共享,生产成本相当。Model 3成本降,Model Y也会跟着降。

特斯拉的产能上来,价格低了,买车的人就多了,如此循环,市场才越滚越大,所以特斯拉降价是什么?它根本就是给整个新能源车市场打冲锋。蔚来小鹏理想的销量比起特斯拉小很多,两家车企一年加起来的销量可能还没有Model Y一周的销量多。

所以这叫共赢,或者说咬住特斯拉,留在市场里,跟着吃更大的蛋糕才是长期策略的要义。

毫无疑问,新能源汽车市场还会继续增大。2019年新能源汽车卖了226.5万辆,只占比全球汽车销量的2.5%,EV Volumes的统计数据预测2020年占比会提升到3.8%。特斯拉目前是新能源汽车市场销量最大的品牌。2015-2020年里,特斯拉卖了119.6万辆,占比全部新能源汽车销量的13.4%,远高于排名第二第三的比亚迪和宝马。

在产能、成本和价格的无限循环里,特斯拉的每一次定价,都会影响了其他品牌。长期来看,对于2020年才逐步站稳脚跟的蔚来小鹏理想等造车新势力来说,它们都是整个新能源汽车市场的蛋糕共同受益者。紧跟着特斯拉的节奏,它们还能吃上很长一段时间红利。特斯拉降价,真正紧张的,应该是转型中的传统车企们,它们大部分生产的,是与特斯拉生产的是直接的中高端新能源汽车竞品。

在这点上,还是资本市场反应最直接,2020年特斯拉、蔚来、小鹏和理想的股价涨幅,大家有目共睹。而特斯拉8300亿美元的市值,已经是大众、戴姆勒和宝马总和近3.5倍。

依我看,造车新势力的创始人们早就想明白了。

李斌前几天在群访里回应特斯拉降价。他还觉得特斯拉Model Y降价后,定价34万高了。他判断可能是产能受限,不然应该会到30万以下——新能源汽车的补贴门槛。“希望特斯拉别告我,我觉得(它)产能上来之后还会降价。”李斌轻松得很。

另一位造车新势力的创始人,何小鹏针对特斯拉降价,则在朋友圈称“挺有信心”。

最近还有个说法叫“过去抢购iPhone,现在抢购特斯拉”。这句话也有意思的很。汽车和房子,原本是一个人/家庭最大的两样支出,围绕着这两项也衍生很多金融业务。

现在,特斯拉——电动汽车——像手机一样变成了大众消费品,这可真不是无来由的比对。

很多机构已经在用这个模型做分析了,比如国信证券就称,产能稳定后,特斯拉将进一步向新型商业模式靠拢——通过“硬件降本+软件加成+Robotaxi共享出行”盈利模式。就像苹果一样,iPhone手机是硬件,长期的盈利将来自应用软件商店。

2020年,特斯拉全年交付接近50万辆。马斯克在推特上说感到自豪,最开始还以为特斯拉只有10%的机会幸存下来。但现在,他正在塑造和定义这个市场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